天氣預報:
您當前的位置:網站首頁 / 法院文化 / 文苑
又讀恩師長信時
發布時間:2020-09-11作者: 桐城法院 張仙國 瀏覽次數:2401

教師節又來臨了,我又捧讀起我的初二班主任老師李雪磊的長信。1977年,李老師于原桐城縣金神區包圩(wéi)初中始執教鞭,我有幸地成為他教的首批學生。這封信1700多字,是他于1985年在安徽教育學院讀書時所寫。每次讀著此信,不由心潮澎湃,李老師的形象怎能不浮現眼前,李老師的事跡怎能不涌現腦海。

李老師執教前在當地就已十分出名,我與他同屬于童聯大隊(現屬于金神鎮聯圩村),當然知曉。那時清秀文靜的他,是大隊集體所辦油石廠職員,二十歲出頭便走南闖北跑市場,社會經歷豐富。我最羨慕他的,是他寫得一手好字,包圩公社舉辦的許多活動,都是請他去用毛筆寫大大小小的標語。

李老師教我們201班語文兼任班主任,無論是授課還是管理,格外認真嚴格,對我們可謂是特別用心用力用情,對那些后進同學也一視同仁。他把成績很差的同學與成績很好的同學,進行搭配編排到同一座位。對全班同學成績通知單背面的評語,表揚之語中肯全面,評價缺點的基本都是委婉性鼓勵性語言,幾乎沒有直接式批評。其時有一幕,我至今談起依然興奮。第二學期,包圩中學舉行初二全校四個班數學競賽,設前五名獎,結果我們班是我獲得第一名、秦志剛獲得第三名、王存明獲得第五名共三個名次,全班同學為之歡呼雀躍,李老師臉上笑開了花,激動得連說“好!好!好!”。后來,他在包圩中學執教第九個年頭參加高考,一舉如愿,考到安徽教育學院。

李老師對我的關懷,在包圩中學一直延續到我初三畢業后的中考。中考我報考的是中專,第一志愿是桐城師范學校。中考才結束的第二天晚上,李老師因走訪與我同一生產隊(現在稱村民組)的學生徐德林家長,而特地找到我,問我的中考情況并幫我估考試總分。中考分數公布后,我的估分與公布分數相差不到2分。得知我被桐城師范錄取的消息,李老師異常高興,并夸我分數估得準。不過,他還是為我感到惋惜。當時桐城師范錄取的分數線要比桐城第一中學高出5分,他認為我如果錄取到桐中讀書將來肯定會考取一個好大學,以致他后來還多次鼓勵我要堅持學習參加高考。

我無論是在桐城師范讀書,還是從桐城師范畢業分配到金神區楊公鄉教書,以及之后改行調到桐城法院工作,始終銘記著李老師“堅持學習參加高考”的話,更是以李老師兢兢業業、一絲不茍的工作作風為榜樣。堅持學習算是做到了,我分別于1989年和1994年取得中文大專和法律大專學歷,但參加高考最終卻成為泡影,辜負了李老師的厚望。

我與李老師至今依然一直有著聯系。李老師從安徽教育學院畢業后分配到桐城師范執教,于1997年調到金神高中擔任校長,2003年年底受桐城市政府、教育局委派,擔任桐城首家民辦學校吳汝綸公學校長,現在還在吳汝綸公學工作。與李老師進行頻繁聯系,是他在安徽教育學院時,這封1700多字長信就是發生于此時。

這封長信是李老師給我的回信,沒想到特別惜時的他,竟然回信有10個自然段1700多字,令我喜出望外,感動不已。

長信如清泉甘露,春風拂面:“先國:你好!十二月三日的手書收悉,感到十分欣慰——你還時時惦記著我這昔日的老師。隨著時光的流逝,你已進入風華正茂的青春時期,這是一個人最為寶貴的黃金時代,也是一個有建樹、有作為的人鋒芒初露的階段。你性格活潑、開朗,經過幾年的社會鍛煉,閱歷、知識都比以前大有長進,事實也在說明你一步一步地向前邁進著,作為一個昔日的老師,我感到由衷的快慰!這種感覺也許在今后的歲月里,你也能體味出來。”“從你的來信中可以看出,你現在的思想上有些矛盾,特別是在‘學什么’這個問題上考慮得比較復雜,在這里我想談談我的看法,僅供你參考。”

長信如金石之音,指路明燈:“你現在很年輕,有一定的工作熱情和工作水平,在這方面,你要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搞好本職工作,現在,社會上的人們的思想是比較復雜的,要想搞好一項工作很不容易,有時甚至困難重重,障礙累累,令人心灰意冷。在這樣的時候,你就得冷靜地思考,從主觀、客觀兩方面找出解決矛盾的方法,任何的急躁、惱火、自暴自棄,都是無能的表現。另外,工作還要講究方法,講究效率,該緊的時候緊,該松的時候就要真正的松,這包括你自己的工作和對待同志。‘文武之道,有張有弛’,就包含著這層意思。”“工作搞好了,從大道理上講,為社會作出了貢獻;從小道理上講,也是實現自己遠大目標的起點。我看你能實實在在地在工作上做點成績出來,倒也不錯。”

最為難得的,是長信里的“挑剔”之語:“鑒于這點,讓我對你說點‘挑剔’之言:你給我來信的信封落款上寫著“鴨子曉學”并且加蓋了你的私章,從現象上看,這是很莊重的, 但我的同學看了信封之后卻說是‘故意做作’,我想,這雖然是很小很小的事,但卻啟迪我們做任何事都要重‘實’不重‘華’,也許你覺得我太吹毛求疵了,可我認為求一求這個小疵,對你的成長和進步或多或少有益,言雖‘逆耳’,但是‘忠言’,想你不會有反感吧?”“曉學”的“曉”應是“小”,由于那時的我標新立異而寫成“曉”。信封上加蓋了我的私章,也是這個緣故。李老師對“曉”只是在下面加上一個點,是“點到為止”啊。這“‘挑剔’之言”,對于我來說,其實是一種莫大的榮幸和幸福。不是么?李老師還是把他當作當年201班班主任,還是把我當作當年201班學生,好比父母把已成年的子女還當成孩子。

這封信我將永遠珍藏著!

资阳市体育彩票门店 vr赛车官网 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 四川时时彩官网 山东11选5杀号网易彩票 山西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百家乐网址_Welcome 广东快乐十分彩公式 山东11选5杀号网易彩票 关键词 澳洲幸运5注册 视讯ag是不是控制的 福彩北京快三开奖号 山东体彩顶呱刮app 山东福彩双色球 2021送彩金娱乐平台 大乐透2狼杀号